情人文章

【遇見情人包養網】上床行不行(14)

【遇見情人包養網】


當了這麼多次軟屌俠,始終不想面對是不是我的小凱凱生病了,畢竟真的回想起來,那幾次做愛的情況跟對象老是讓我有那麼點不自在。


會是因為那一絲不自在嗎?


怎麼我好像娘們,打炮做愛還需要靠感覺談感情了?


那我對小雨,又是什麼感覺?


這時小雨突然把我腫脹充血的小凱凱從褲頭掏出,我又驚又喜的張開雙手打算任她擺布。她再緩緩地把我的拉鍊拉開,褲子脫掉。而我像兩手被綁住一樣,僵硬地放在兩側,坦白說我有點害怕她接下來會做甚麼,更害怕我的小凱凱會不會又臨陣軟掉。


因為太緊張還必須低頭親眼確認我的陰莖是勃起的,太蠢了!

而我因為緊張又興奮的狀態使得自己有點不知所措,小雨的嘴巴含住了我偏右勃起的肉棒,可左手牽住了我慌張的右手。


那瞬間我想我,真的戀愛了。

我放下了奇怪的擔憂以及害怕軟屌的心防,盡情地享受著小雨幫我口交時的快感。龜頭像觸電一樣一陣一陣麻,酥麻我的全身啊!她的嘴唇好軟,咕溜咕溜在我龜頭滑動著。


我想女人是不懂這種爽感,就像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舔陰唇跟被我插是不同的爽感。可也或許就是這樣,兩個人還能夠體貼配合對方的節奏,觀察注意每一個眼神跟抽動,盡力的在床上達到兩人一起爽到高潮,是做愛最棒的境界。


小雨即使讓我有一點擔心經驗如此充足,不知道被多少人插過又有多愛玩,可是我的直覺告訴我,她是我想要把握的女生!


我爬起身而她也跟著坐起來,她熟捻的打算繼續下一步,似乎在觀察我希望是傳教士體位還是繼續幫我口交。但都不是。


我抱住她,很用力的那種,讓她的手都沒有辦法回饋我的擁抱。而她先是一陣錯愕問我怎麼了,雙手明顯有想掙脫的意思。


或許她受了很多傷吧,面對這種事情反而會害怕。


我緩緩鬆開手,但還是握著她的手臂讓她感受我的體溫,讓她覺得我在這裡。


「妳願意讓我照顧妳嗎?」

『哈哈哈哈哈哈,好啊,你要包養還是床伴?』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,眼神閃過一絲落寞。


「我知道妳一定受過很多傷,我知道我這麼做也很唐突,可是我想成為妳最後一個男人。」這一切太荒謬了,可是我能感受到她的體貼討好,我相信她一定是個傻女孩,需要被人呵護的傻女孩。


『我不需要。』她說完之後將頭撇過去,可是手臂卻沒有要掙脫的意思。

不知道從哪裡湧出的一股溫暖,我好想再抱抱她,然後讓她知道,她不是只有跟人上床的價值啊!


她每次做愛,都是為了想被愛吧。可是這社會,打炮機會處處是,談戀愛卻比約到明星打炮還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