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lentine Article

【遇見情人包養網】我與小熊的可樂愛情故事

【遇見情人包養網】


  因為愛上一個落魄的男孩,所以才住在他的隔壁;因為相愛,所以才在深圳攜手走過了一段艱難的日子。


  漂泊在都市裡的愛情,原來浪漫也無處不在。


  我來深圳已經幾天了,工作找到了,在一家廣告公司做文員,包吃不包住,月薪1800元。我對這份工作非常滿意,只是沒有地方住,那幾天我在一個老鄉那兒擠著住,然而老鄉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,我下決心周末就去租房子。


  口袋裡沒有多少錢,所以我不敢去中介公司,只好在崗廈看農民房,只是聽人說,一個女孩子住很不安全。正在左右為難之際,我在八卦嶺看到一個牆上張貼的小字條上面寫著:小區套房之單房求租,廚房等合用,帶家具,包水電600元……我打電話去詢問,接電話的是一個很有磁性的男人的聲音。他說房子在桃園村。我聽到是一個男人的聲音,房子又那麼遠,不禁有點失望。


  周六上午,我從福田南坐6路車到桃園村去看房子。房子出奇地令我滿意,房內有一張單人床,有書桌和一個簡易衣櫃,屋子裡的光線很好。“房東”原來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男人,看起來很憨厚的樣子。看到我站在客廳的辦公桌前不知所措,忙說他以前開了一個網絡公司,後來公司垮掉了,現在只能自己接點零碎的單做,一個人租兩房一廳太浪費了,就想租出去一間,沒想到會來一個“林妹妹”模樣的我。他說,就叫他小熊好了,說完憨厚地衝我笑了笑。



  小熊說要幫我搬家,我說我只有一個箱子,不用麻煩他。然而,從我住進去的那一天起,我就感覺到那屋子在人地生疏的異鄉,帶給了我一絲說不出的溫馨。我習慣了一大早起床後把房間整理得整整齊齊,然後搭6路車去福田南上班。


  等我晚上回到家時,通常都是8點鐘以後,這時候小熊的房門幾乎都是開著的。他呆在房間裡,全神貫注地對著一台電腦,偶爾匆匆忙忙地跑到客廳的冰箱拿聽可樂,或者吃些餅干之類的“干糧”,通常是邊喝著可樂吃著“干糧”邊對著電腦屏幕。有時他不經意發現我路過他的房門時,回頭衝我“嘿嘿”笑笑,就又繼續干活了。


  周六周日我們單位不加班,我在深圳又沒有地方去,只能呆在出租屋裡。而小熊起初似乎並沒有留意同居一套房子的我,仍舊忙著自己的活。聽他說剛接下了一個單,要為一個貿易公司做一個主頁,他要我自己餓了就去廚房煮飯吃,冰箱裡還有一些食物。他說得極其自然平淡,卻讓我莫名地感動。我不會煮飯,只有到外面的水果攤買了許多愛吃的水果,餓的時候就吃蘋果,渴的時候就學著小熊的樣子去冰箱裡拿可樂。小熊有一次站在門口把一聽可樂扔給我:“嗨,一起來喝吧!不過,這玩意是有癮的。你不會怕吧?”小熊把這種吃水果喝可樂的日子戲稱為“幸福生活”。



  然而我與小熊的“幸福生活”很快就結束了。我所在的公司接下了一個很大的單,客戶要得很急,我這個做文員的破例被老總安排去了學習排版和設計。我一開始要邊學習邊工作,在公司受了不少氣。那些日子,我經常一個人深夜還穿行在路上,要從公司走一段路趕到6路車總站去搭車,然後坐末班車回桃園村,到“家”的時候通常是晚上11點鐘以後了,而小熊也很忙碌的樣子,看到我回來也不願多說話。忙碌的打工生活突然之間沒了什麼樂趣。一天深夜,我打開門,突然聽到小熊在電話中大聲講著什麼,好像是為了什麼事與對方發生了爭執,電腦桌上的煙灰缸裡堆滿了煙頭,小熊滿臉倦怠,勉強衝我笑了笑。


  後來他對我講,他幫一個公司做了一個網頁,對方不肯付錢,自己半個月的勞動白白付出了,那麼好的創意也“流產”了。而這時候我還不知道,他已經陷入了經濟拮據的境況。


  公司為了方便我們加班,就在福田南6路車附近幫我和另外一個做設計的女孩租了一間單身公寓。我要搬去住了,那天,小熊看到我收拾東西,很詫異的樣子問:“你要搬走了嗎?”我告訴他,公司要趕一個單,我只是暫時去住幾天。我收拾了幾件換洗衣服,然後准備去搭6路車,小熊把我送到了桃園村公共汽車總站。分手的時候,他仿佛想說什麼,但卻欲言又止。


  車開走了,我看到小熊仍站在那裡,怔怔地望著車窗裡的我。我的眼眶一下子就濕潤了,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非常想哭,想把這麼久在這個城市受到的委屈一起哭出來。然而,車很快開走了,小熊的身影漸漸模糊。


  我搬進了公寓,那段日子忙得昏天暗地,通常是一大早起來洗完臉,來不及吃東西就匆匆忙忙地跑到公司,對著電腦忙一整天,直到深夜回到公寓,倒在床上很快就能睡死過去。


  一個深夜,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,是小熊打來的。他問我周六周日回不回去。我對他講,公司的活還沒趕完,我對設計又不熟,說到一半我不吱聲了,因為我聽出小熊的聲音有點沙啞:“你回來吧,我教你!”


  周六加了一天班,周日上午老總終於特許可以休息一天,我急匆匆地坐車回桃園村。到家時,我沒有用鑰匙開門,徑自站在門口按著門鈴。小熊拿著掃把正在掃地,開門時看到我,他用手摸摸自己的頭。房間裡一改往日的整潔,看起來凌亂不堪。我放下包,和他一起整理東西。那天中午,我們第一次沒有把水果和可樂當作午餐,而是一起去菜場買了幾樣菜,動手做了一餐豐盛的午餐。吃飯的時候,小熊突然神情陰郁起來,他說已經很久沒有吃過這麼像樣的午餐了,很想家。小熊是青島人,來深圳已經三四年了,他說沒想到今天會混到這種地步。我安慰他幾句,開玩笑地說:“至少,你還有我這樣一個倒霉的房客呀。”  


  但看得出來,小熊看到我回來特別高興。小熊教我學一些做設計用的軟件,後來,我看小熊吃力地在電腦上打字,原來他新接的那個單有許多字要打,沒錢請人打,只有自己打。他用“拼音輸入法”打,打得很慢,我實在看不下去了,就說幫他打。那個說明足足有三四萬字,全是一些藥物的名稱,我坐在電腦前飛快地敲擊著,小熊坐在我旁邊的一個椅子上,靜靜地看了一會兒,就睡著了。我停下來,仔細地看小熊熟睡的臉,心裡覺得很難受。我已經很久沒有聽到小熊爽朗的笑聲了。


  那天晚上我一直給小熊打字,全錄完時已是凌晨4點,我累得趴在電腦前動都不願動一步。結果我上午上班遲到了,老總坐在辦公室裡黑沉著臉。中午休息時,他讓經理通知我以後不要住那麼遠的地方了。我只好又一次搬離了桃園村,搬離了小熊的家。http://www.gushiqing8.com


  兩個星期後,我禁不住打電話詢問小熊半個月來過得怎麼樣,他在電話裡的聲音很憂傷,我問他發生了什麼事,他不做聲,匆匆就掛斷了電話。又一個星期一,公司開例會,我從會議室出來倒水的時候,接到小熊一個電話,小熊說有東西要我幫忙打字,他黃昏的時候會拿過來。


  整個會議的氣氛非常不好,老總在感嘆著說現在的生意越來越難做,最後把矛頭突然指向我們設計部,說我上次做的那些設計,客戶不滿意,要求返工。我低著頭,坐在那裡非常難受。


  一直捱到晚上8點多鐘,會議才結束,我餓著肚子垂頭喪氣地回宿舍,走到大廈管理處時,突然發現小熊正站在門口那裡,原來他已經來了很久了,聽說我在開會就一直等我。我見到小熊好像見到親人,眼淚不由自主流了下來,小熊拍拍我的頭:“傻丫頭,哭什麼哭呀,在公司受了氣嗎?”


  後來返工的那個廣告設計在小熊的幫忙下,總算交差了。而那段時間小熊那邊也有許多字要打,我過去幫他,小熊說,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呢。這時候我正坐在小熊的電腦前,就飛快地敲下:“小熊,小熊,畫一個帶蜂蜜的松餅獎賞我吧,我最最喜歡。”小熊站在我身旁“嘿嘿”笑,我這才發現小熊其實是一個很靦腆的大男孩。


  2003年10月的一天,我去看望小熊,到那裡的時候,看到房間裡站著一個陌生的老太太,她正向小熊催要房租,小熊沮喪地站在那裡。那天,我把身上僅有的1000元錢拿給了小熊,他起初不肯要,後來才說:“我還沒試過找人借錢,這段時間真的、真的很難過。”


  我對小熊說,這一切都會過去的,得知他還沒有吃飯,我就提議去買菜回來煮飯。我們在超市買了兩包速凍餃子,回來煮了,圍桌而坐,我默默地看著小熊狼吞虎咽地吃完。我的到來也讓小熊原本憂郁的臉上有了笑容。


  不知不覺,深圳的冬天已經來了,雖然不太冷,但因為彼此狀況不好的緣故,無端地還是讓我們這些漂在城市的人多了許多感傷。許多個夜晚,小熊從桃園村過來看望我,我們站在馬路邊,講著安慰對方的話取暖。


  2004年1月6日,那天是我的生日,整整一個白天我都沒有得到任何一個祝福。晚上不加班,我憂傷地坐在宿舍裡,仿佛期待著什麼。夜色漸漸濃重起來,深南路上五彩斑斕。這時,我聽到輕輕的叩門聲,我趿著拖鞋去開門,看到小熊正微笑著站在門口,風悄悄地潛入門中,吹起長發,掩飾住了我的驚喜。“秋秋,跟我走!”小熊不由分說地拉著我就跑。


  坐在公共汽車上,我告訴小熊,我很快就會搬回他隔壁去住,小熊把我的手握得更緊了,他的眼睛裡亮著一種什麼東西,使我一路上只有慌亂地躲閃。


  到了小熊的住處,我原來住的那個房間的門敞開著,看了一半兒的書仍靜靜地躺在那裡,我進屋看到這一切,感到特別溫暖。小熊讓我站在客廳裡不要動,過了一會兒,他拉起我的手,把我帶到他的房間,只見他的電腦屏幕上有兩塊金黃的松餅放在一個水晶碟子裡,松餅上滴了蜂蜜,松餅下面有一行字:“生日快樂!給我不小心愛上的——秋秋。”中間是一個跳著舞的、可愛的“POLO”動畫小熊。我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。小熊去客廳拿東西,我站在那裡用飛快的速度在他的鍵盤上打字……  


  小熊拿著兩只紅紅的蘋果,懷裡抱著可樂走進來。我們相視一笑,吃著紅紅的蘋果,突然覺得蘋果的味道就像是愛情的味道,讓人感覺幸福降臨得太突然,我和小熊在巨大的幸福面前頓時手足無措……


  我屏住呼吸,在心裡默默數著:“1、2、3……”等我數到“101”的時候,屏幕上突然跳出:“愛你,所以才住在你的隔壁”幾個藝術字。然後我閉上眼睛,任小熊熱烈的吻覆蓋我的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