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lentine Article

【遇見情人包養網】Dirty Love(15-完)

【遇見情人包養網】


花蝴蝶又重新回到屬於她的場子。

五光十色的喧鬧夜生活,才是屬於她的地方。

只是這一次,她改變了策略。她跟每個男人曖昧,卻沒有一個人能順利跟她上床。

她享受著不同男人對她獻殷勤、享受著與陌生人之間的調情,然後,在每一個深夜裡,讓酒陪伴自己的孤單。

她從那些男人的眼神裡,看到了對性的飢渴,越是這樣,她越樂於挑逗那樣的男性,而後再讓他們落得空手而歸。

她賤,是吧?那她還能再賤一點。

讓男性最厭惡卻又熱衷的事,莫過於看的到摸的到,卻吃不到。這一回,她真正懂了如何玩弄那些男人。

只是,這樣的挑釁也總讓她踏在危險的邊緣。

Samy將探入窄裙裡的手抓了出來,頭同時一撇,不讓企圖吻她的人得逞。「好了,我累了,今天到此為止吧。」

「臭婊子,我還沒上到妳,現在是妳說停就停嗎?」

男人開始解起皮帶,Samy猛力推開他,嗤之以鼻。「想在巷子裡做,你還是去找條母狗吧。」

Samy轉身,準備再回到俱樂部,後面的男人三兩步衝上來,將她壓在牆上,「老子今天就在這裡上妳,順便叫人來圍觀!」

男人一邊箝制她,一邊扒著她的衣物,Samy還沒出聲求救,男人就讓一記鷙猛的力道推開。

「喂,俱樂部裡的條款,可沒同意消費者做強暴行為。」

老闆點了根菸,徐徐吐著煙圈,瞇眼警告跌坐在地的男性顧客。

「你最好少管閒事,否則……」

「是嗎?那就讓他們管吧。」老闆一個眼神示意,門後走出三四名身材壯碩的壯漢,將男人團團圍住。風中,飄來老闆的嗓音:「這個,列入黑名單,以後不准進俱樂部。」

說完,老闆拉著Samy進入俱樂部的休息室。

「我的少奶奶,妳可不可以少惹點事?」老闆扔了一枚白眼給她。

Samy點了根菸,呼了一口,「我又沒讓你救。」

開什麼玩笑?他剛剛真正救的人是那傢伙!他不及時出手,等吧檯裡的那個看見了,那傢伙就有生命危險了!

老闆深吸一口氣,「妳是想讓我的生意做不下去,是吧?我跟妳有仇嗎!」

「你別管不就得了?」Samy又吸了兩口菸,然後將菸捻熄,繞過他,準備再物色下一個玩物。

「這是我的地盤,我怎能不管?」老闆拉住她的臂膀,「別再玩了!難道妳就沒發現,那個綽號叫撒旦的男人,已經好一陣子沒光顧了?」

Samy一怔。

自從她解除婚約的那天起,她確實沒再看過撒旦。

她撇撇嘴,「那也不關我的事。」Samy甩開老闆的手,再度走入場子裡,這回,挑了個吧檯的角落,坐下。

這一次,她沒再物色對象,只是默默灌酒,用酒精麻痺自己,再度墜入爛醉如泥的世界。

每一個宿醉的晚上之後,她總會在他家醒來。

曾經在無數個夜晚,她假裝醉死,讓他揹回去,但也沒發生她所臆測的那些事情。她漸漸搞不懂Ray這個男人。

她不懂他,而他也未曾開口,解釋自己的行為。

他大概是這世界上,對她不感興趣的男人之一了。乖寶寶,她是遇不上,遊戲人間的,她也沒興趣,就這麼繼續徘徊、徬徨下去,不知道……能否找到出口?

Samy胡思亂想著,在今夜,又選擇假意酒醉。

她感覺到這個男人又將她抱進休息室,等到打烊,再將她揹起,準備回家。離去前,她聽見老闆與他的對話。

「喂,你到底要悶騷到什麼時候?小蝴蝶現在要玩不玩的,你還不趕快解救她脫離苦海?」

「少囉嗦。」

「把話說明白,有那麼困難嗎?」

「我的事你不用管。」

「你就吃了她,再告訴她願意照顧她一輩子,她會痛哭流涕愛上你的。」

「沒有這種可能,閉上你的狗嘴。」

「真不懂你當什麼蚌殼。之前讓蘇必宇佔便宜就算了,現在是好時機,也不把握。」

「你再多嘴一句,我揍死你。」

讓必宇佔便宜?必宇佔了他什麼便宜……?

Samy昏昏沉沉地想著,但沒有想出答案。

之後的每一天,她照舊光顧單身俱樂部,一如往常,喝到爛醉,或是假裝爛醉,看看揹她回家的這個男人,什麼時候會鬆懈、不小心突破理智的防線,上了她。

等那一天到來,就是她唾棄他的時候。

只可惜,這個遊戲目前沒有成功過。